国风·卫风·河广

类型:

谁谓河广?一苇杭之。谁谓宋远?跂予望之。 谁谓河广?曾不容刀。谁谓宋远?曾不崇朝。


注释:

河:黄河。 苇:用芦苇编的筏子。杭:通“航”。 跂(qǐ):古通“企”,踮起脚尖。予:而。一说我。 曾:乃,竟。刀:通“舠(dāo)”,小船。曾不容刀,意为黄河窄,竟容不下一条小船。 崇朝(zhāo):终朝,自旦至食时。形容时间之短。

翻译:

谁说黄河宽又广?一片苇筏就能航。谁说宋国很遥远?踮起脚尖就能望见。 谁说黄河广又宽?难以容纳小木船。谁说宋国很遥远?一个早晨就能到达。

赏析:

  这首诗应该是客居卫国的宋人表达自己还乡心情急迫的思乡诗作。   诗文内容简单,诗义明显,需要解释的地方并不多。   大家在欣赏这首诗时一定注意到了它的夸张修辞手法,这是中国文学的一种传统。“朝辞白帝彩云间,千里江陵一日还。”、“官仓老鼠大如斗”、还有“壮志饥餐胡虏肉,笑谈渴饮匈奴血!”,这些都是中国人耳熟能详的著名诗句。   作为文艺创作,为增强感染力、引起读者强烈的感情共鸣,运用适当的艺术夸大手法和比喻是可行的。但是超越蔓延到其它领域就是可笑又荒唐的,就将沦为说大话、吹牛皮这些现代文明人非常反感和鄙视的陋习。   中国式文人多有这种坏毛病,分不清楚文艺和现实的界限,在日常工作生活甚至严肃的科技领域也保留了严重的联想、夸张、模糊的思维特点,这是我们这个民族必须克服的。从某种意义上讲,这也是落后的农业社会的文化特点,在今天这个现代工商文明方兴未艾的时代,这种过时的思维习惯和表达模式是非常不可取的。




    A+
2024-05-31 01:11:09