贺新郎·同父见和再用韵答之

类型: 抒情  叙事  豪放  壮志 

老大那堪说。似而今、元龙臭味,孟公瓜葛。我病君来高歌饮,惊散楼头飞雪。笑富贵千钧如发。硬语盘空谁来听?记当时、只有西窗月。重进酒,换鸣瑟。 事无两样人心别。问渠侬:神州毕竟,几番离合?汗血盐车无人顾,千里空收骏骨。正目断关河路绝。我最怜君中宵舞,道“男儿到死心如铁”。看试手,补天裂。


注释:

贺新郎:词牌名,又名《金缕曲》《贺新凉》。 老大:年纪大。那堪:“那”通“哪”;堪:能,可。堪当重任。 元龙臭味:陈登,字元龙。 孟公瓜葛:陈遵,字孟公。 瓜葛:指关系、交情。 楼头:楼上。 钧:古代重量单位,合三十斤;发:头发,指像头发一样轻。 硬语盘空:形容文章的气势雄伟,矫健有力。 西窗:思念。 进酒:斟酒劝饮;敬酒。 鸣瑟:即瑟。 渠侬:对他人的称呼,指南宋当权者。渠︰他;侬︰你,均系吴语方言。 神州:中原。 离合:分裂和统一。此为偏义复词,谓分裂。 汗血盐车:汗血,汗血马。骏马拉运盐的车子。后以之比喻人才埋没受屈。 骏骨:喻招揽人才。 目断:纵目远眺;关河:即边塞、边防,指边疆。 怜:爱惜,尊敬;中宵:半夜。 试手:大显身手。 补天裂:女娲氏补天。

翻译:

我本来已老大无成,不该再说什么了,可是,如今碰到了你这个如同陈登、陈遵般有着湖海侠气的臭味相投者,便忍不住“老夫聊发少年狂”了。我正生着病,你来了,我高兴得陪你高歌痛饮,欢喜和友谊驱散了楼头上飞雪 的寒意。可笑那些功名富贵,别人将其看得如同千钧般重,我们却把它看得如同毫毛一般轻。可是我们当时所谈 论和阐发的那些事关国家兴亡的真知灼见又有谁听见了呢?只有那个照人间沧桑、不关时局安危的西窗明月。我们谈得如此投机,一次又一次地斟着酒, 更换着琴瑟音乐。 国家大事依然如故,可是人心却大为消沉,不同于过去了。请问你们,神州大 地,究竟还要被金人割裂主宰多久呢?汗血良马拖着笨重的盐车无人顾惜,当政者却要到千里之外用重金收买骏马的骸骨。极目远眺,关塞河防道路阻塞,不能通行。我最尊敬你那闻鸡起舞的壮烈情怀,你曾说过:男子汉大丈夫,抗金北伐的决心至死也会像铁一般坚定。我等待着你大显身手,为恢复中原作出重大的贡献。

赏析:

暂无





    A+
2021-09-18 06:43:01  

作者简介

宋代
辛弃疾(1140-1207),南宋词人。原字坦夫,改字幼安,别号稼轩,汉族,历城(今山东济南)人。出生时,中原已为金兵所占。21岁参加抗金义军,不久归南宋。历任湖北、江西、湖南、福建、浙东安抚使等职。一生力主抗金。曾上《美芹十论》与《九议》,条陈战守之策。其词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,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,对当时执政者的屈辱求和颇多谴责;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。题材广阔又善化用前人典故入词,风格沉雄豪迈又不乏细腻柔媚之处。由于辛弃疾的抗金主张与当政的主和派政见不合,后被弹劾落职,退隐江西带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