陇上吹乔木 赏析、翻译、注释

念奴娇·登建康赏心亭呈史致道留守
类型: 吊古伤今 

我来吊古,上危楼、赢得闲愁千斛。虎踞龙蟠何处是,只有兴亡满目。柳外斜阳,水边归鸟,陇上吹乔木。片帆西去,一声谁喷霜竹。 却忆安石风流,东山岁晚,泪落哀筝曲。儿辈功名都付与,长日惟消棋局。宝镜难寻,碧云将暮,谁劝杯中绿。江头风怒,朝来波浪翻屋。


注释:

念奴娇:词牌名,又名《百字令》《酹江月》等,双调一百字,前后阕各四仄韵。 赏心亭:位于建康下水门之上,下临秦淮河,是当时的游览名胜,辛弃疾特爱登此亭眺望。史留守致道:史正志,字致道,扬州人,高宗时进士,除枢密院编修。宋孝宗乾道三年至六年(1167—1170)知建康府,兼建康行宫留守、沿江水军制置使。留守,即行宫留守,宋室南渡初,高宗一度驻跸建康,故称建康为行宫。 吊古:凭吊古迹。 危楼:高楼,此代指赏心亭。 斛:度量容器,古人以十斗为一斛。 虎踞龙蟠:形容建康城地势之险要,气势之峥嵘。 兴亡:指六朝兴亡古迹。偏重于“亡”。 陇:田埂,此泛指田野。乔木:高大的树木。 片帆:孤舟。 喷霜竹:谓吹笛。喷,吹奏。霜竹,秋天之竹,借以指笛。 安石:谢安,字安石,东晋著名政治家。风流:指谢安丰采照人,英才盖世。 东山岁晚:谓谢安晚年。 泪落哀筝曲:晋孝武帝末年,谢安位高遭忌。 “儿辈”二句:言谢安将建功立业的机会都交付给儿辈,自己惟以下棋度日。 宝镜难寻:喻知我者难觅。 碧云将暮:言天色将晚,喻岁月消逝,人生易老。 杯中绿:杯中酒。 波浪翻屋:形容水势汹涌浩大。

翻译:

我来凭吊古人的陈迹,登上高楼,却落得愁闷无穷。当年虎踞龙蟠的帝王之都今在何处?满目所见只是千古兴亡的遗踪。夕阳斜照着迷茫的柳树,水边觅食的鸟儿急促地飞回窝中,风儿吹拂着高树,掠过荒凉的丘垄。一只孤独的船儿在秦淮河中匆匆西去,不知何人把激越的寒笛吹弄。 回想当年那功业显赫的谢安,晚年被迫在东山闲居,也被悲哀的筝声引起伤恸。建功扬名的希望都寄托在儿辈身上,漫长的白日只有消磨在棋局中。表明心迹的宝镜已难于寻觅,岁月又将无情地逝去,谁能安慰我的情怀共饮酒一盅?早晨以来江上便狂风怒号,高浪似要翻倒房屋,真令人忧悚。

赏析:

暂无





    A+
2024-05-21 06:10:28  

作者详情

辛弃疾
辛弃疾(1140-1207),南宋词人。原字坦夫,改字幼安,别号稼轩,汉族,历城(今山东济南)人。出生时,中原已为金兵所占。21岁参加抗金义军,不久归南宋。历任湖北、江西、湖南、福建、浙东安抚使等职。一生力主抗金。曾上《美芹十论》与《九议》,条陈战守之策。其词抒写力图恢复国家统一的爱国热情,倾诉壮志难酬的悲愤,对当时执政者的屈辱求和颇多谴责;也有不少吟咏祖国河山的作品。题材广阔又善化用前人典故入词,风格沉雄豪迈又不乏细腻柔媚之处。由于辛弃疾的抗金主张与当政的主和派政见不合,后被弹劾落职,退隐江西带湖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