时天下承平日久,自王侯以下,莫不逾侈 赏析、翻译、注释

张衡传
类型: 写人  传记  赞美  高中文言文 

  张衡字平子,南阳西鄂人也。衡少善属文,游于三辅,因入京师,观太学,遂通五经,贯六艺。虽才高于世,而无骄尚之情。常从容淡静,不好交接俗人。永元中,举孝廉不行,连辟公府不就。时天下承平日久,自王侯以下,莫不逾侈。衡乃拟班固《两都》作《二京赋》,因以讽谏。精思傅会,十年乃成。大将军邓骘奇其才,累召不应。

  衡善机巧,尤致思于天文、阴阳、历算。安帝雅闻衡善术学,公车特征拜郎中,再迁为太史令。遂乃研核阴阳,妙尽璇玑之正,作浑天仪,著《灵宪》、《算罔论》,言甚详明。

  顺帝初,再转,复为太史令。衡不慕当世,所居之官辄积年不徙。自去史职,五载复还。

  阳嘉元年,复造候风地动仪。以精铜铸成,员径八尺,合盖隆起,形似酒尊,饰以篆文山龟鸟兽之形。中有都柱,傍行八道,施关发机。外有八龙,首衔铜丸,下有蟾蜍,张口承之。其牙机巧制,皆隐在尊中,覆盖周密无际。如有地动,尊则振龙,机发吐丸,而蟾蜍衔之。振声激扬,伺者因此觉知。虽一龙发机,而七首不动,寻其方面,乃知震之所在。验之以事,合契若神。自书典所记,未之有也。尝一龙机发而地不觉动,京师学者咸怪其无征。后数日驿至,果地震陇西,于是皆服其妙。自此以后,乃令史官记地动所从方起。

  时政事渐损,权移于下,衡因上疏陈事。后迁侍中,帝引在帷幄,讽议左右。尝问天下所疾恶者。宦官惧其毁己,皆共目之,衡乃诡对而出。阉竖恐终为其患,遂共谗之。衡常思图身之事,以为吉凶倚仗,幽微难明。乃作《思玄赋》以宣寄情志。

  永和初,出为河间相。时国王骄奢,不遵典宪;又多豪右,共为不轨。衡下车,治威严,整法度,阴知奸党名姓,一时收禽,上下肃然,称为政理。视事三年,上书乞骸骨,征拜尚书。年六十二,永和四年卒。


注释:

节选自《后汉书·张衡传》(中华书局版)。范晔(-),字蔚宗,南朝宋顺阳(在今河南淅川东)人,历史学家。 南洋西鄂:南阳郡的西鄂县,在今河南南阳。 属(zhǔ)文:写文章。属,连缀。 游于三辅:在三辅一带游学。游,游历,游学,指考察学习。 京师:指东汉首都洛阳(今河南省洛阳市)。 太学:古代设在京城的全国最高学府,西汉武帝开始设立。 遂:于是。 通:通晓,全面透彻地理解。 贯:贯通,与“通,为近义词。 五经:汉武帝时将《诗》《书》《礼》《易》《春秋》定名为“五经”。 六艺:指礼乐射御书数六种学问和技艺。 高于世:比世上的人高明。于:比。 骄尚之情:骄傲自大的情绪。尚:矜夸自大。 从容:从容稳重,不急躁。淡静:恬淡宁静,不追慕名利。 永元中,举孝廉不行:永元:东汉和帝刘肇的年号(公元年-年)。 连辟公府不就:连,屡次。辟,(被)召请(去做官)。公府,三公的官署。东汉以太尉司徒司空为三公。不就:不去就职。以上几句的主语“衡”,承前省略。 时天下承平日久:时,当时。承平,太平,指国家持续地太平安定。日久,时间长。 王侯:封王封侯的大官贵族。 莫:无指代词,表示“没有谁”的意思。 逾侈:过度奢侈。 乃:于是,就。 拟:模仿。 班固(-):字孟坚,东汉著名的史学家和文学家。 《两都》:指《两都赋》,分《西都赋》《东都赋》。 《二京赋》:指《西京赋》《东京赋》。 因:介词,通过。后省宾语“之”。 以:连词。 讽谏:用委婉的语言进行规劝而不直言其事。 精思傅会:精心创作的意思。 乃:才。 邓骘(zhi):东汉和帝邓皇后的哥哥,立安帝,以大将军的身份辅佐安帝管理政事。 奇其才:认为他的才能出众。奇,认为……奇,形容词的意动用法。奇:奇特,少有的。 累召:多次召请。应:接受。 机巧:设计制造机械的技艺。巧,技巧技艺。 致思:极力钻研。致,极,尽。 阴阳:指日月运行规律。 历算:指推算年月日和节气。 于:对于。于……:介宾短语后置,译时提前作状语。 雅闻:常听说。雅,副词,素来,常。术学:关于术数方面的学问,指天文历算等。 公车:汉代官署名称,设公车令。 特征:对有特出才德的人指名征召,为的与平常的乡举里选相区别,故称特征。 拜:任命,授给官职。 郎中:官名。 再迁:再,两次。迁,调动官职。 太史令:东汉时掌管天文历数的官,与西汉以前掌管天象历法兼有修史之责的太史令职责不完全相同。 遂乃:于是就。 研核:研究考验。 阴阳:哲学名词,指两种对立的事物,如日月,寒暑等,这里指天象历算。 妙尽:精妙地研究透了。 璇玑:玉饰的测天仪器。 正:道理。 浑天仪:一种用来表示天象的仪器,类似的天球仪。 《灵宪》:一部历法书。 《算罔》:一部算术书。 详明:详悉明确。 再转:两次调动官职。第一次由太史令调任公车司马令,第二次由公车司马令又调任太史令。 复:又。 当世,指权臣大官。 辄:常常,总是。 积年:多年。徙:指调动官职。 自去史职,五载复还:自;自从,表时间。 阳嘉:东汉顺帝刘保的年号(公元--)。 候风地动仪:测验地震的仪器。据竺可桢考证,这是两种仪器,一是测验风向的候风仪,一是测验地震的地动仪。 以:用。 员径八尺:员径:圆的直径。员,通“圆”。 合盖隆起:上下两部分相合盖住,中央凸起。隆,高。 尊:同“樽”,古代盛酒器。 饰:装饰。“饰”后省宾语“之”,“之”代候风地动仪。 以:用。据有人研究,候风地动仪外部八方书写不同的篆文以表明方位,脚部装饰山形,东南西北分别绘画代表四方的龙朱雀虎玄武(龟蛇)。 都柱:大铜柱。都,大。“都柱”就是地动仪中心的震摆,它是一根上大下小的柱子,哪个方向发生地震,柱子便倒向哪边。傍,同“旁”,旁边。 施关发机:设置关键(用来)拔动机件,意思是每组杠杆都装上关键,关键可以拨动机件(指下句所说的“龙”)。 外有八龙,首衔铜丸:龙,指龙形的机件。首,头。 下有蟾蜍(chánchú),张口承之:下,指龙首下面。蟾 牙机巧制:互相咬合制作精巧的部件。 尊中:酒樽形的仪器里面。 覆盖周密无际:指仪器盖子与樽形仪器相接处没有缝隙。 如有地动,尊则振龙:地动,地震。则,就。振,振动。机发吐丸,而蟾蜍衔之。 机发:机件拨动。 而:顺承连词,不必译出。 振声激扬,伺者因此觉知:激扬,这里指声音响亮。伺者,守候观察候风地动仪的人。 发机:拨动了机件。 七首:指其余七龙之首。龙首,互文,都指龙首。 验之以事,即以事验之:验,检验,验证。 自书典所记,未之有也:自,在,可译为“在……中”。 尝一龙机发,而地不觉动,京师学者咸怪其无征:尝,曾经,曾有一次。而,可是。 驿:驿使,古时驿站上传递文书的人。 至:指来到京师。 果:果然。 陇西:汉朝郡名,在今甘肃省兰州市临洮县陇西县一带。“陇西”前省介词“于”(在)。 于是皆服其妙:其,它,代候风地动仪。妙,巧妙,神奇。 乃:便。 地动:地震。 所从方起:从哪个方位发生。 时:当时。损:腐败。因:于是。 迁:升迁。 帷幄:指帝王。天子居处必设帷幄,故称。 讽议:讽谏议论;婉转地发表议论。 左右:身边。 尝问天下所疾恶者:尝,曾经。疾,憎恨;恶,指坏人坏事。 目之:给他递眼色。目:名词活用为动词。 诡对:不用实话对答。 阉竖:对宦官的蔑称。 谗:毁谤。 图身之事:图谋自身安全的事。 吉凶倚伏:祸福相因。出《老子》:祸兮福所倚,福兮祸所伏。 幽微难明:幽深微妙,难以看清。 宣寄情志:表达和寄托自己的情意。 永和初,出为河间相:永和:也是东汉顺帝的年号(公元-)。 时国王骄奢,不遵典宪:时,当时。国王,即河间王刘政。典宪,制度法令。 豪右:豪族大户,指权势盛大的家族。 不轨:指行动越出常轨的事,即违反法纪的事。 衡下车,治威严,整法度:下车:官员初到任。治威严,树立威信。治,整治。整法度,整顿法纪制度。 阴知奸党名姓,一时收禽:阴知,暗中察知。 上下肃然,称为政理:肃然,这里是敬畏恭顺不敢为非做歹的意思。 视事三年,上书乞骸(hái)骨:视事,这里指官员到职工作。乞骸骨, 古代官吏因年老请求退职的一种说法。 尚书,官名,不同朝代的尚书职权不一样,东汉时是在宫廷中协助皇帝处理政务的官。 年六十二,永和四年卒(zú)。卒:死。

翻译:

  张衡,字平子,是南阳郡西鄂县人。张衡年轻时就擅长写文章,曾到“三辅”一带游学,趁机进了洛阳,在太学学习,于是通晓五经,贯通六艺,虽然才华比一般的人高,但并不因此而骄傲自大。(他)平时举止从容,态度平静,不喜欢与世俗之人交往。永元年间,他被推举为孝廉,却不应荐,屡次被公府征召,都没有就任。此时社会长期太平无事,从王公贵族到一般官吏,没有不过度奢侈的。张衡于是摹仿班固的《两都赋》写了《二京赋》,用它来(向朝廷)讽喻规劝。(这篇赋,他)精心构思润色,用了十年才完成。大将军邓骘认为他的才能出众,屡次征召他,他也不去应召。   张衡善于器械制造方面的巧思,尤其在天文气象和历法的推算等方面很用心。汉安帝常听说他擅长术数方面的学问,命公车特地征召他,任命他为郎中。两次迁升为太史令。于是,张衡就精心研究考核阴阳之学(包括天文气象历法诸种学问),精辟地研究出测天文仪器的正确道理,制作浑天仪,著成《灵宪》《算罔论》等书籍,论述极其详尽。   (汉)顺帝初年,(张衡)又两次转任,又做了太史令之职。张衡不趋附当时的那些达官显贵,他所担任的官职,总是多年得不到提升。自他从太史令上离任后,过了五年,又回到这里。   顺帝阳嘉元年,张衡又制造了候风地动仪。这个地动仪是用纯铜铸造的,直径有尺,上下两部分相合盖住,中央凸起,样子像个大酒樽。外面用篆体文字和山龟鸟兽的图案装饰。内部中央有根粗大的铜柱,铜柱的周围伸出八条滑道,还装置着枢纽,用来拨动机件。外面有八条龙。龙口各含一枚铜丸,龙头下面各有一个蛤蟆,张着嘴巴,准备接住龙口吐出的铜丸。仪器的枢纽和机件制造得很精巧,都隐藏在酒尊形的仪器中,覆盖严密得没有一点缝隙。如果发生地震,仪器外面的龙就震动起来,机关发动,龙口吐出铜丸,下面的蛤蟆就把它接住。铜丸震击的声音清脆响亮,守候机器的人因此得知发生地震的消息。地震发生时只有一条龙的机关发动,另外七个龙头丝毫不动。按照震动的龙头所指的方向去寻找,就能知道地震的方位。用实际发生的地震来检验仪器,彼此完全相符,真是灵验如神。从古籍的记载中,还看不到曾有这样的仪器。有一次,一条龙的机关发动了,可是洛阳并没有感到地震,京城的学者都奇怪它这次没有应验。几天后,驿站上传送文书的人来了,证明果然在陇西地区发生地震,大家这才都叹服地动仪的绝妙。从此以后,朝廷就责成史官根据地动仪记载每次地震发生的方位。   当时政治昏暗,中央权力向下转移,张衡于是给皇帝上书陈述这些事。后来被升为侍中,皇帝让他进皇宫,在皇帝左右,对国家的政事提意见。皇帝曾经向张衡问起天下人所痛恨的是谁。宦官害怕张衡说出他们,都给他使眼色,张衡于是没对皇帝说实话。但那些宦党终究害怕张衡成为祸患,于是一起诋毁他。张衡常常思谋自身安全的事,认为福祸相因,幽深微妙,难以看清,于是写了《思玄赋》表达和寄托自己的情思。   (汉顺帝)永和初年,张衡调离京城,担任河间王的相。当时河间王骄横奢侈,不遵守制度法令;又有很多豪族大户,豪门大户他们一起胡作非为。张衡上任之后治理严厉,整饬法令制度,暗中探得奸党的姓名,一下子同时逮捕,拘押起来,于是上下敬畏恭顺,称赞政事处理得好。(张衡)在河间相位上任职三年,给朝廷上书,请求辞职回家,朝廷任命他为尚书。张衡活了六十二岁,于永和四年去世。

赏析:

暂无





    A+
2024-07-25 02:17:36  

范晔的诗词

作者详情

范晔
范晔(公元398年—公元445年),字蔚宗,南朝宋史学家,顺阳(今河南淅川南)人。官至左卫将军,太子詹事。宋文帝元嘉九年(432年),范晔因为“左迁宣城太守,不得志,乃删众家《后汉书》为一家之作”,开始撰写《后汉书》,至元嘉二十二年(445年)以谋反罪被杀止,写成了十纪,八十列传。原计划作的十志,未及完成。今本《后汉书》中的八志三十卷,是南朝梁刘昭从司马彪的《续汉书》中抽出来补进去的。其中《杨震暮夜却金》已编入小学教材,《强项令》选入中学教材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