百年快意当若此,迂儒拳局徒尔为 赏析、翻译、注释

剑歌行

剑歌行,借君剑,为君舞。自古英雄重结交,樽酒相逢气相许。

爱君倜傥不可羁,与君一见心无疑。疏眉大颡长七尺,神彩照耀仍虬髭。

雄词落纸走山岳,霹雳绕壁蛟龙随。如何十载困羁旅,此心独未时人知。

去年从军杀强虏,举鞭直解扬州围。论功不及骠骑幕,失路羞逐边城儿。

归来宝刀挂空壁,白光夜夜惊虹蜺。椎牛酾酒且高会,酣歌击筑焉能悲。

百年快意当若此,迂儒拳局徒尔为。我亦摧藏江海客,重气轻生无所惜。

关河漂荡一身存,宇宙茫茫双鬓白。到处犹吟然诺心,平时错负纵横策。

海内交游四五人,近来得尔情相亲。情相亲,两相托,生死交情无厚薄。

别君去,还留连,愿剖肝胆致君前。人生感激在知己,男儿性命焉足怜。


注释:

暂无


翻译:

暂无


赏析:

暂无





    A+
2024-04-16 03:15:39  

严羽的诗词

作者详情

严羽
严羽,南宋诗论家、诗人。字丹丘,一字仪卿,自号沧浪逋客,世称严沧浪。邵武莒溪(今福建省邵武市莒溪)人。生卒年不详,据其诗推知主要生活于理宗在位期间,至度宗即位时仍在世。一生未曾出仕,大半隐居在家乡,与同宗严仁、严参齐名,号“三严”;又与严肃、严参等8人,号“九严”。严羽论诗推重汉魏盛唐、号召学古,所著《沧浪诗话》名重于世,被誉为宋、元、明、清四朝诗话第一人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