玉玺不缘归日角,锦帆应是到天涯 赏析、翻译、注释

隋宫
类型: 讽刺  唐诗三百首  咏史 

紫泉宫殿锁烟霞,欲取芜城作帝家。 玉玺不缘归日角,锦帆应是到天涯。 于今腐草无萤火,终古垂杨有暮鸦。 地下若逢陈后主,岂宜重问后庭花。


注释:

隋宫:指隋炀帝杨广在江都(今江苏扬州市)所建的行宫。 紫泉:即紫渊,长安河名,因唐高祖名李渊,为避讳而改。司马相如《上林赋》描写皇帝的上林苑“丹水亘其南,紫渊径其北”。此用紫泉宫殿代指隋朝京都长安的宫殿。锁烟霞:空有烟云缭绕。 芜城:即广陵(今扬州)。帝家,帝都。 玉玺(xǐ):皇帝的玉印。日角:额角突出,古人以为此乃帝王之相。此处指唐高祖李渊。 锦帆:隋炀帝所乘的龙舟,其帆用华丽的宫锦制成。 腐草无萤火:古人以为萤火虫是腐草变化出来的。 垂杨:隋炀帝自板诸引河达于淮,河畔筑御道,树以柳,名曰隋堤,一千三百里。 陈后主:南朝陈末代皇帝陈叔宝,荒淫亡国之君。后庭花:即《玉树后庭花》,陈后主所创,歌词绮艳。

翻译:

韵译 长安的殿阁内弥漫着一片烟霞,杨广还想把芜城作为帝王之家。 如果不是李渊得到传国的玉玺,那么他的龙舟还会游遍到天涯。 如今隋朝的宫苑中已不见萤虫,只有低垂的杨柳和归巢的乌鸦。 如果杨广在地下和陈后主相遇,有心欣赏淫逸辱国的后庭花吗? 散译 长安的殿阁千门闲闭,空自笼罩着一片烟霞,又想在繁丽的江都,把宫苑修建得更加豪华。 若不是皇帝的玉印归到了李家;隋炀帝的锦帆或许会游遍天涯。 当年放萤的场所只剩下腐草,萤火早就断绝了根芽;多少年来隋堤寂寞凄冷,两边的垂杨栖息着归巢乌鸦。 他若是在地下与陈后主重逢,难道能再去赏一曲《后庭花》

赏析:

暂无





    A+
2024-04-19 19:57:35  

作者详情

李商隐
李商隐,字义山,号玉溪(谿)生、樊南生,唐代著名诗人,祖籍河内(今河南省焦作市)沁阳,出生于郑州荥阳。他擅长诗歌写作,骈文文学价值也很高,是晚唐最出色的诗人之一,和杜牧合称“小李杜”,与温庭筠合称为“温李”,因诗文与同时期的段成式、温庭筠风格相近,且三人都在家族里排行第十六,故并称为“三十六体”。其诗构思新奇,风格秾丽,尤其是一些爱情诗和无题诗写得缠绵悱恻,优美动人,广为传诵。但部分诗歌过于隐晦迷离,难于索解,至有“诗家总爱西昆好,独恨无人作郑笺”之说。因处于牛李党争的夹缝之中,一生很不得志。死后葬于家乡沁阳(今河南焦作市沁阳与博爱县交界之处)。作品收录为《李义山诗集》。