今日诗词推荐

晓叩天关别禁墀,秋深江路是归期。谈经王式重来误,薄宦潘生屡出宜。 汉室朱颜翻见嫉,梁园白首未相知。此身去就何曾系,一似浮云任所之。
忠孝节义事,史传志乘详。咏叹兴感易,重此歌诗章。 所以载笔者,联珠标群芳。英辞鼓正气,岂惟阐幽光。 往古难尽数,断自今虞唐。醇化二百载,盛碑碣祠坊。 但计歌诗篇,万首罗琳琅。所见择尤雅,阙者待补亡。 一读一击节,其气至大刚。比日星河岳,如芝兰鸾皇。 教痒塾妇孺,播管弦宫商。油然孝弟生,幡然顽懦良。 胜彼志传文,长吟沁肝肠。愿传万本读,振世扶纲常。
  扁鹊见蔡桓公,立有间,扁鹊曰:“君有疾在腠理,不治将恐深。”桓侯曰:“寡人无疾。”扁鹊出,桓侯曰:“医之好治不病以为功!”   居十日,扁鹊复见,曰:“君之病在肌肤,不治将益深。”桓侯不应。扁鹊出,桓侯又不悦。   居十日,扁鹊复见,曰:“君之病在肠胃,不治将益深。”桓侯又不应。扁鹊出,桓侯又不悦。   居十日,扁鹊望桓侯而还走。桓侯故使人问之,扁鹊曰:“疾在腠理,汤熨之所及也;在肌肤,针石之所及也;在肠胃,火齐之所及也;在骨髓,司命之所属,无奈何也。今在骨髓,臣是以无请也。”   居五日,桓侯体痛,使人索扁鹊,已逃秦矣。桓侯遂死。